西昌山火牺牲勇士追悼会将于4日在西昌市殡仪馆举行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我一直知道,流行病是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特朗普说,“大多数人认为它不会(发生),大多数人也不理解它的严重性。”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王毅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多国造成严重人员损失,中方对此感同身受,愿向欧盟及成员国表示诚挚慰问。病毒不分国界,也跨越种族。面对疫情给人类带来的严重威胁,只有国际社会团结起来,才能战而胜之。中欧是全面战略伙伴,双方应充分发扬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传统。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方给予我们慰问和支持。现在欧盟正在全力应对挑战,尽管中方仍面临疫情反弹压力,但我们愿克服困难,向欧洲伸出援手,根据欧盟及成员国的需要提供支持帮助。相信在共同抗击疫情过程中,双方的互信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合作也将会进一步深化。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当CNN记者阿科斯塔追问为什么政府没能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时,特朗普将其归咎于上届奥巴马政府的责任,并再次重申“奥巴马政府没给军队留下弹药”的说法。4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通电话。

当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吉姆·阿科斯塔问到美国政府对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大流行处于何种防备级别时,特朗普说,虽然他知道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但“大多数人认为它不会(发生),大多数人也不理解它的严重性”。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